北京印象,在你的印象中,北京哪里最有“北京味儿”?

要说北京味儿那首选北京的胡同北京印象。当然我说的是还有市井气的胡同,不是纯商业化的旅游胡同。

比如史家胡同:
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附近有一条胡同叫做史家胡同。

不仅住过权倾朝野的大宦官,还住过富可敌国的大财主;不仅住过忠臣良将、民族英雄,还住过名媛淑女、才子佳人…

一段段传奇与故事在这里不断上演。史家胡同20号史家胡同20号院是一个文艺大院,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老人艺”)的前身,也是新中国的戏剧摇篮。
想当年,焦菊隐、夏淳、于是之等建院元老,都曾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大半辈子。

人艺许多早期经典作品也是在这里排练并搬上舞台,演出了一幕幕悲喜人生。
现在的史家胡同20号也充满了文艺气息
小小的花圃也被住户拾掇的格外别致
史家胡同24号史家胡同24号院,它是民国才女凌叔华生命的起点与终点。

时光回溯到上世纪20年代,史家胡同24号院门口来访者络绎不绝,其中的很多是中国近代文化史和艺术史的名人。因为这里有一个被称为“小姐家的大书房”的沙龙聚会,汇集京华名流,沙龙的女主人便是凌叔华。

凌叔华“小姐家的大书房”比林徽因的“太太的客厅”早了近10年。在华光璀璨的民国名媛才女群像中,凌叔华并不是最耀眼的那一个,直到她去世,才渐渐名声鹊起,不但被誉为“第一个征服欧洲的中国女作家”,她的画作也成为收藏家的珍品。

不仅如此,她和徐志摩的暧昧关系以及她与英国诗人朱利安贝尔的婚外情都被一一挖出,炒成了坊间八卦。

如今,这里已被修葺一新,成为北京第一个胡同博物馆,这个值得用一期细细评说。史家胡同32号史家胡同32号院,这里曾经住过新中国成立前北京城的城主——傅作义。

作为国民革命军的高级将领,傅作义将军先后参加过辛亥革命、北伐战争、中原大战、绥远抗战等众多战役,是声名赫赫的百战将军。

而他更大的功绩则在于1949年不用一枪一炮和平解放北京城,让这座千年古都得以留存。
斯人已逝,小院犹存。某个夏日的午后,也许有人会在门口驻足,感受小院主人曾经指点江山的气魄。
史家胡同史家胡同47号史家胡同47号是原国家副主席荣毅仁的故居。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荣毅仁搬进此院并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岁月。
史家胡同全长700米,现仍保存有四合院80座,完整有规模的约30座。

整条胡同基本是灰砖墙和大红门的老北京风格,参天的古树遮蔽了胡同的大部分阳光,让整个小径即便在炎炎夏日也能获得一缕难得的清凉。不时有彩绘的图画和文学作品的只言片语,让整条胡同散发出一种特有的文艺小清新的气息。
史家胡同史家胡同史家胡同史家胡同51号史家胡同51号是章士钊先生的故居,后其养女章含之与乔冠华结婚后也在这里居住。

据说,章含之很喜欢这座院子。那些年,她常常坐在院子里,听养父谈古论今。

她亲手种下的绿植,郁郁葱葱。

在她的著作《跨过厚厚的大红门》中,满是她对这所宅院的回忆。史家胡同53号史家胡同史家胡同53号院也是大有来头。曾是抗清名将史可法的住宅。

据传,这条胡同之所以叫做史家胡同也是因为胡同内有史可法的祠堂。
不过,早在明嘉靖年间的《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 中“史家胡同”就赫然在目,而史可法是在明末抗清才成为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的。

因此,这一说法并不足信,但这并不妨碍史家胡同这个名字从明代历经清、民国而沿用至今。
在清朝,史家胡同53号曾是大太监李莲英的外宅。

解放后成为全国妇联的办公地点,邓颖超、康克清都曾在此办公。现在成为了好园宾馆。
史家胡同55号史家胡同东起朝内南小街,西至东四南大街。胡同东口就是55号院,这里曾是李维汉的故居。
史家胡同的保护和修复相对于南城还是比较值得称道的。虽然现在的四合院还是普通的居民住宅,而且谢绝参观,但是每一座有历史、有故事的四合院门口都有二维码,扫码之后不仅有历史介绍,还有院内的景观图片。虽然不能进去,但还是可以一窥小院阵容。
除此之外,8号是原天津市委书记黄敬的故居、23号是卫立煌将军的故居、33号是王炳楠故居…
曾经的传奇与故事已经变成过眼云烟。现在提到史家胡同,更多人会想到那所著名的史家胡同小学和被它高高带起的学区房价格。
从东向西走到胡同尽头,西口就是著名的史家胡同小学二年级部。一个年级一个学部,这份霸气也是没sei了。
史家胡同当然,史家胡同与教育的缘分绝不仅仅是史家胡同小学那么简单。

这条胡同与中国教育乃至中国现代教育的渊源最早从清雍正时期就已然开始。
 
比如八大胡同:

提到——老北京“八大胡同”。
想到了啥?
想到了啥?
想到了啥?你想到了啥我不知道,反正我想到的是——
京!
剧!
发!
祥!
地!
八大胡同:指的是西珠市口大街以北、铁树斜街以南的一片胡同区。

由西往东依次为: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现棕树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现小力胡同)
老北京所说的“八大胡同”,其实泛指的是前门外大栅栏一带。在这八条街巷之外的胡同里,也曾经分布着近百家大小妓院。只不过当年这八条胡同的妓院“档次”比较高,所以更加知名。
可是,八大胡同不仅是“风月情色”的代名词。这一带还有很多戏楼、戏班和戏剧名人故居,是京剧的发祥地。
1790年乾隆八十大寿,各地著名戏班纷纷进京献演祝寿。其中,“四喜”、“和春”、“春台”、“三庆”合称“四大徽班”,最为著名。

“三庆班”率先进京住在韩家潭,随后进京的“春台班”则住在相邻的百顺胡同西口。

也因此,老北京梨园行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人不辞路,虎不辞山,唱戏的离不开百顺、韩家潭。

之后在徽戏和汉戏的基础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一些戏曲剧种的优点和特长逐渐演变而形成了现在的——Beijing opera。虽然让我唱戏肯定是荒腔走板,但这并不妨碍我拍照臭美加嘚瑟。
怎么样?是不是摆的有模有样?

有木有美美哒?

拿出来自恋一点儿不丢范儿吧?嘿嘿...

闲言少叙,逛胡同儿去喽!

百顺胡同百顺胡同历史悠久,在明朝的时候因种有柏树而得名柏树胡同。清朝初年取谐音“百事顺遂”更名为百顺胡同。

百顺胡同的东口是陕西巷,并行的北面是韩家胡同(韩家潭),南面与胭脂胡同相连直通两广大街。徽班进京的时候,多位京剧名人居住在百顺胡同。1、百顺胡同34号——京剧之父程长庚故居

程长庚与四喜班的张二奎、春台班的余三胜并称 “老生三鼎甲”,程长庚为“三鼎甲”之首,也被誉为“徽班领袖”、“京剧鼻祖”。

“四箴堂”是京剧老生前三杰之一程长庚的“堂号”。据说当年他演出时的戏报就写“四箴堂”而不写他的名字。

现在也许只有这些木刻雕花还记得“四箴堂”的辉煌。

2、百顺胡同40号——俞菊生故居

40号院是著名武生俞菊荃的家。俞菊荃演戏风格勇猛威武,矫健雄伟,影响大于其他武生派系,世称“俞派”,后来四大徽班之一的春台班也在那里。

进入院门之后,下沉式的宽敞院子曾经是孩子们练功的场所,现在已经被各种违建所湮没...

3、百顺胡同55号——陈德霖故居

陈德霖是清光绪以来青衣演员的代表人物,世称“陈派”,他本人也被称为“青衣泰斗”。

因为热心教育事业,一生收徒甚众,桃李满天下,所以也有"老夫子"的称号。

梅兰芳、王瑶卿、王蕙芳、王琴侬、姚玉芙、姜妙香并称为六大弟子。此外尚小云、韩世昌、黄桂秋等都曾得其亲传。

满是岁月印记的门墩儿记录着这些角儿们曾经的故事...
大外廊营胡同凡40岁以上的中国人都知道现代样板戏《沙家浜》。(年轻人知道《沙家浜》估计是因为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噗...)

谭派第五代传人、谭鑫培的曾孙——谭元寿曾经经典演绎了戏中男主人公——指导员郭建光。大外廊营1号就是谭家6代人曾经生活的地方。
当年的老宅有6套院子,共有房子46间半,此外在老宅的西部还盖了一幢二层的西式小楼。

谭家从清末咸丰年间便在此居住,前后长达130多年。
被保留下来的拴马桩,显示着当年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大外廊营胡同谭鑫培是清光绪年间著名京剧老生演员。那时的谭鑫培被称为“谭叫天”,誉满北京城。谭鑫培也是京剧史上第一个老生流派——谭派创始人,从他开始,老生艺术被进一步规范化、体系化,基本稳定了京剧的格局。

不仅如此,在谭鑫培60寿辰的1905年,他在丰泰照相馆的镜头前表演了自己最拿手的几个片断,拍摄了中国人自己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定军山》。

片子随后被拿到前门大观楼熙攘的人群中放映,万人空巷。

这也标志着中国电影的诞生。

北京的胡同,大都四平八稳。但从前门大街走进大栅栏,一直向西穿过煤市街,却是一条斜街,就是铁树斜街。
在老北京的胡同中,最老的是元朝的“砖塔胡同”,在元曲中已有记载。可细推究起来,铁树斜街也许更老,它要从金中期算起。

铁树斜街最开始只被称作斜街,到了清朝,有位姓李的做铁锅的棚铺很有名,于是就有了李铁锅斜街的名号。拐和锅只一字之差,到了清末便谐音为李铁拐斜街了。1965年整顿街巷名称,改称铁树斜街。清光绪20年(甲午)农历九月二十四,梅兰芳先生出生在铁树斜街101号的东厢房内。

这里,也是他的祖父——清末伶界同光十三绝之一的梅巧玲的祖宅。庚子年,梅兰芳六岁时,此处房产被变卖,举家迁至离此不远的百顺胡同居住。
陕西巷陕西巷有着悠久历史,明初,大量商户云集前门外地区,招商居货,此巷聚集了许多陕西籍的木材商囤积木料,故名陕西巷。随着近现代北京城南文化的兴旺,这里也成为北京南城最繁华的地点之一。
从乾隆年间到1949年,陕西巷开的都是头等清吟小班。

清吟小班并不只是皮肉生意,她们更多的是陪客人吃茶、宴饮、抚琴弹唱,弄曲填词。特别是在民国时期,“两院一堂”——参议院、众议院,京师大学堂中的新贵旧贵都常光顾这里,如袁世凯的二儿子袁克文、名士杨度,云南都督蔡锷、四川都督伊昌衡。1923年曹锟竞选大总统,选票的价格就是在八大胡同的清吟小班里定的。

旧时妓女有“南班”、“北班之分。

“南班”主要是扬州、苏州、杭州一带的女子,文化素养高,色艺俱佳,琴、棋、书、画、笙、管、丝、弦样样精通,还能舞文弄墨吟诗作赋,多数还能做一手好菜,真可谓上得厅堂入得厨房。黄河以北的“北班”女子就差得太多了,基本上就是那啥啥了…

你懂的。

1、陕西巷52号院—— 一代名妓小凤仙

说到陕西巷就不能不提清末民初的一代名妓小风仙。当年,小凤仙就是“云吉班”的挑班头牌。

讨伐袁世凯的蔡锷将军为掩人耳目,出入烟花巷之中,在这里结识了名扬京城的侠女小风仙,并成为患难知已。

为感谢小风仙的救命之恩,蔡锷留有对联:“不信美人终薄命,古来侠女出风尘”;小风仙也曾书联悼念知音:“不幸周郎竞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
她的传奇故事也被改变为很多的影视剧作品。张瑜、刘晓庆、蒋勤勤、周海媚、AB…都曾扮演过这位一代名妓——小凤仙。

2、德寿堂药店(南号)

在陕西巷的南口,至今屹立着一座香气馥郁的民国小楼。不过,弥漫其间的可不是浓郁的脂粉香,而是陈年的药香。
这就是始建于一九三四年的老字号德寿堂药店(南号)——也是相声《白事会》里“康氏牛黄解毒丸”的出处。
虽说当年京郊半壁店人、在怀仁堂当过伙计的康伯卿创办德寿堂的时候,同仁堂、万全堂、千芝堂、鹤年堂这药行“四大天王”已经有着上百年的辉煌,但到如今,这些百年老字号虽然金字匾额仍在,家训古方犹存,却实体早已烟消云散,只有83岁的德寿堂南号成为北京药店老字号里仅存的珍贵“孤本”。
如今的八大胡同早已不再是当年的会馆戏楼和烟花柳巷,而是化为了历史的符号,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只有路边上与众不同的二层小楼及其门楣楹联,还残存着当年的依稀印迹。
这里既是北京目前保留最系统、最完整的一座民间历史博物馆,同时也是北京平民甚至贫民最原生态的生活区。

拥挤的胡同、杂乱的街道和破败的院落;私搭乱建的棚子、横七竖八的电线和棋牌室哗啦哗啦的麻将声……

眼前胡同里破败的画面已经很难和曾经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联系在一起。
旧时风云消散,咫尺天涯,蓦然回首,空留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