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北京美丽,你航拍过哪些美丽惊艳的大片?

我主要讲讲关于航拍的构图+禁飞区的注意事项
码字不易,麻烦大家收藏时,也顶一下:)

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在腾格里沙漠

没去前就规划想要这样的驼队构图,天公作美,夕阳甚好,顺利做到了

还有孩子的滑沙

少不了大家一起摆pose

以及独自装X

更多的是大漠的苍凉

两百米的高空,上帝看到的,其实与低头看到的没太多差别。

这是进沙漠前经过的贺兰山脉

我称此图为 贺兰之眼

时间倒转,九月在广西龙胜

七八月间,租了房车自驾澳洲大洋路,除了美景,印象最深的是凛冽的寒风,因为事实证明,逆风飞翔,是很有可能飞不回来的...

大洋路,画面的尽头是十二使徒岩,也是禁飞区

清晨在房车营地自拍,太阳还未完全升起所以可以留下修长的影子,脚下是我们的车

事实上澳洲的每个房车营地都有绝佳的景致

还是自拍

六月,在内蒙察哈尔火山群

五月,河北张家口,草原天路

四月底,无锡

蠡园

二月,毛里求斯

其实这是一张自拍

广袤的蔗田

我在魔鬼的鼻梁上

当然除了俯瞰,毛里求斯更值得做的,是仰望星空,有兴趣的可以查看我的毛球游记。

一月,哈尔滨

夜幕下的三人行
公众号@巡天者Cruisor
微博@Cruisor

一年行程总结结束,接下来码字环节:

我用无人机,是因为我热爱旅行与摄影。无人机所能给予的上帝视角,让我在地球的很多角落不留遗憾。迄今飞过了约180公里的总行程,算是稍稍飞出了些感觉...

1、无人机的最大天敌,是围观人群。

记得我的精灵四的第一次事故,就是飞机降落时在一群围观群众的簇拥与惊叹声中,被我成功地定位在了一条小河里,偏偏负责操控的手机在最紧要的关头,向右滑动取消自动降落的功能失灵(也可能就是手指冒汗造成的)...至今还历历在目的,是无人机留下的在河水间翻腾的影像,像极了一个生命在挣扎、呼救,而当时的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冒着气泡沉入水底。

幸运的是在河边遇到了好心人,这位大叔划着自家改装的小船愣是将小飞机从浑不见底的河水中打捞了出来……

闻讯赶来的更多好心人帮我一起捞飞机

话说大叔的这艘自造船才是神器

话题拉回来...心理阴影就是从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后来,每一次有人群簇拥的场合,我都会心头一紧战战兢兢,所以渐渐养成了习惯,每到一处值得飞行的地点,务必先四处查看,找到无人注意又足够宽裕的角落,再做飞行打算。

2、关于禁飞区

- 在国外飞无人机,至今我只在南半球的两个国家毛里求斯与澳大利亚尝试过。毛球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as of 二月 2017),而澳大利亚明确规定了诸如必须限高120米、视距内飞行、热门景点,城市中心、海滩禁飞等一系列要求;好在澳洲国土广袤,我们所踏足的主要是山野开阔地,飞行限制的顾虑相对很小。像悉尼与墨尔本这样的城市,我就完全放弃了。曾经的美国与加拿大之旅,在仔细研究了当地法规后,我也放弃了携带无人机入境,主要是因为这两个国家都明文规定所有国家公园境内禁飞。曾经去过欧洲的一些国家,不过时间更早,当时还没有机会携带无人机这样的装备,当然现在在飞行圈里屡有听闻在欧洲飞无人机得到的罚款、没收、收监等各种VIP待遇,以我所见过的人人如同朝阳区群众的欧洲人民,这些事情绝非耸人听闻。

- 在国内,基本上大部分非城市区域,对无人机的限制都还不严格,加上大疆的GPS地图限飞区做得越来越完善,只要没有警告信息,起飞的顾虑都不大,要特别注意的,还是人。不仅是围观群众,还包括飞机所经过的地面,会不会是人员聚集区。虽然到目前我还没有碰到过炸机状况,考虑到如果发生意外基本上都不是个人可以承担的,所以无论多么小心都不为过。

3、关于飞行时长

- 无人机的飞行时长,基本都能做到二十分钟以上,不过这是以正常的天气状况、温度湿度为前提的。曾经在若尔盖的黄河第一湾,大冬天手机在剩余电量还有40%的情况下嘎然关机,然后就只能眼巴巴地等待无人机的自动返航。有福的是,每次自动返航都是有惊无险成功着陆,不过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返航点也就是起飞点有足够的容错能力,换句话说,起飞的地方足够大,即使天气不好飞机返航有误差,也不至于落到那些让你眼睁睁能看见却摸不着的地方,湖边、海边、河边尤需注意。

4、关于气温对飞行的影响

- 最低温状态下的飞行,我在元旦的哈尔滨尝试过,平均温度零下五度到零下十度。按道理起飞的风险极高。不过在与一些同道高手交流后,吸取了一些前人经验:起飞前一定要将飞机置于一个足够暖和的环境,我的做法就是放在自驾车的前排空调出风口,持续吹暖风;另外,机身上贴暖宝宝有奇效你比北京美丽!这一招试之前我将信将疑,但是试过才知道它的好,不过要点是要与车内空调配合使用,在起飞前至少十分钟就应该已经开始使用暖宝宝,以留足其化学反应的时间。多说一句,暖宝宝对手机同样有显著效果,as a result,在哈尔滨的短短三天,我们用了整整三十包。

5、关于飞行距离

- 最远距离,我在腾格里沙漠试过来回八公里的飞行,大漠荒原遮挡极少,也没有伤及人畜的可能性;在没有进行任何改装的前提下,飞到直线距离四公里外精灵4的信号还是相当稳定,只是电量报警必须返航,这是我为数不多的超视距飞行尝试,知道了极限,以后也就不需要这样尝试了。

6、关于摄影

- 大家在回复里问了,我也回答了,在这里再整合一下:

航拍构图与普通视角摄影并无区别,画面求清爽,有重心,有分割,有层次。俯视视角经常会看到大面积的线条与几何构造,其实相较于地面视角更干净,比较讨巧,那剩下就是如何构图可以让画面不呆滞或者流于杂俗。

航拍的劣势之一,就是远近景的差别不会像地面上有那么多的变化选择,从故事性来说会有些限制,所以我通常希望在景深相同的画面中加一些元素以平衡故事性。 如果能在画面中加入动态的元素,人、车或者动物都会让画面更活泼。当然像我这样以旅拍为主,旅途中会更愿意把自己或者家人纳入画面。不过往往愿望比较美好,实施起来会局限于时效性 – 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无人机制空时间还是相当有限,上天后需要先调节到合适的高度,角度,那么画面中的动态元素经常会等不了那么久;另一方面受限于最佳环境光,大部分是清晨或黄昏,多等一刻光线可能就会发生极大的变化。基于这些限制,在起飞前就必须预估从起飞到按下快门所需时长,或者将人物或车辆预先准备在合适的位置;不过大部分时候,你并没有机会准备得那么细致,一次飞行能够出一两张不错的片子是常态。

那张雪地夜行的车,其实是一辆扫雪车,而且是沿着固定的路线转圈的,在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直觉告诉我俯瞰的效果一定不错,但其时它已经渐行渐远,待到无人机上空去追,才循着发车辙发现它会转回来,于是干脆在空中等了大约十五分钟,当然这个过程中拍了些其它的素材,最终得偿所愿……
码字不易,麻烦大家收藏时,也顶一下:)